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hanghong82110的博客

 
 
 

日志

 
 

【转载】【原创】—行籍贯世系考论  

2017-01-17 12:17: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行籍贯世系考论

 史国强 

一行是我国唐代杰出的科学家,他在天文学上的成就是举世公认的。但是,对这样一位著名科学家的籍贯和世系,却一直莫衷一是。自宋以来,历近千年,未见定论,成为历史上一个悬案。近来修志之举云霞蔚起,一行籍贯与世系问题,又理所当然地被重新提了出来。归纳起来,一行的籍贯今有四说:一曰河南南乐人,二曰河北巨鹿人,三曰甘肃敦煌人,四曰河南内黄人。其中以一、二说影响较大。至于世系,论者多谓不详。在此,我拟就一行籍贯与世系问题粗加考证,以供史志工作者参考。

一、问题的提出

对于一行的世系,五代后晋人张煦等撰《旧唐书·一行传》以唐初著名将领张公谨为其祖父,张擅为其父亲。此说近来异论较多。一行的籍贯分歧较大。《旧唐书·一行传》载一行“魏州昌乐”(今河南南乐县)人,宋欧阳修等撰《新唐书》亦持此说。今人李迪、武育文及新版《辞海》等从此。但是,宋《高僧传》却载一行为河北巨鹿人。史树青先生及近年来出版的《宗教辞典》从此说。两说并行于世。一人二籍,甚至多籍,是有违史实的,如不予明辨,则会在史学研究和史志编修中引起混乱。我们认为,值今盛世修志之机,应着力予以澄实。

细审详度,一行的籍贯与世系之间,存在着不可分割的关系。综其世系籍属,即可知一行籍贯。那么,我们不妨首先究其世系,然后论及一行之籍贯。

二、关于一行的世系

(一)一行的父名是张擅而不是张檀。一行俗姓张,名遂。生于唐高宗弘道元年(公元683年),卒于唐玄宗开元十五年(公元727年)。一行,是他出家登封嵩岳寺为僧以后的法名。这些皆无异议。

一行之父系何人?《旧唐书·一行传》载:“父擅,武功令”。尽管史有明确记载,但仍有记载其父为张檀者。1981年3月四川出版的李迪著《从和尚到科学家》一书中就有“张遂的父亲叫张檀(音坛)”语。今查《武功县志》载武功令中有张擅名,非“檀”字。诚然,书中的“檀”字,我们不排除为“擅”字笔误的可能性,但为了历史的真实,还是应予更正的。

(二)一行的祖父应是张大象。对于一行的祖父,有人认为,一行之父张擅究竟是张大象的儿子,还是张大素、张大安的儿子,未见史书著录,不能定论。其实,仅依两唐书即可定论。按《旧唐书·一行传》载:“初,一行从祖东台舍人大(误作太)素,撰《后魏书》一百卷。其天文志未成,一行续而成之”。可知张大素乃一行从祖,非祖父。查张大素确有弟兄三人(有文献谓四人,有大雅,早亡无后,于此不计),长为张大象,“官至户部侍郎”;次即张大素,“龙朔中历东台舍人,兼修国史,卒于怀州长史,撰《后魏书》一百卷、《隋书》三十卷”;三为张大安,“上元中历太子庶子,同中书门下三品”,“光宅中,卒于横州司马”②。既然大素为一行从祖父无疑,那么一行祖父就应为张大象或张大安。《旧唐书·一行传》中又载:“开元五年,玄宗令其(指一行)族叔礼部郎中洽赍敕书就荆州强起之”。再查欧阳修《新唐书·宰相世系表》“魏郡张氏”条中载张洽是张大安的儿子。既然张洽是一行的族叔,一行之父张擅与张洽就不是同胞兄弟了。由此推论,张洽之父张大安也决不会是一行的祖父。因而我们认为,一行的祖父当以张大象为是。

(三)张公谨是一行的曾祖父。一行的曾祖父是谁,正史不载。两唐书俱以唐初“玄武门事变”的重要谋划者与参加者,辅佐李世民取得帝位的张公谨为其祖父。后来的书籍从此说者颇多。《文物》杂志1976年第3期刊登史树青先生《日本国收藏的唐代一行等人画像》一文中就有“一行是张公谨孙”语。按《旧唐书·张公谨传》载张公谨“长子大象嗣,官至户部侍郎。次子大素、大安,并知名。”考《一行传》,张大素为一行从祖父,《新唐书·宰相世系表》载张公谨有子大安,大安有子张洽,而张洽在《一行传》中被称为一行的族叔。《张公谨传》及其他史料中均未见张公谨有子名擅的,且上述诸人与一行世系关系甚明。因此可以断言,张大象兄弟三人的父亲、张洽的祖父张公谨应是一行曾祖。《旧唐书》把他们的世系关系搞错了,尔后以讹传讹,影响至今。按上述,一行的世系应是:

三、关于一行的籍贯

澄清了一行的世系,我们即可论及一行的籍贯了。在今一行籍贯四说中,甘肃敦煌说取据于张大素《敦煌张氏家传》一书。然而该书早已佚失,仅其中部分内容散见于一些野史稗传上。张大素在这里叙述的不是自己的籍贯,自然更不是其后代的籍贯,而是说其远祖先公原籍敦煌,与张公谨以下籍属不相涉,不足为据。河南内黄说是从“魏州繁水(昌乐)”一说中派生出来的,最早见于明《正德大名府志》。剩下来就是相持近千年的河南南乐说与河北巨鹿说了。

按一行世系中,在古文献中注明籍贯的有二人,即张公谨和一行。一行为张公谨的后人,古来无争议。张公谨的籍贯即是一行的籍贯当在情理之中。无论那一说,都赞同张公谨“繁水人”的说法。其实,这恰恰形成分歧焦点,问题就出在“繁水”一名的地理位置上。考今巨鹿有繁水村(《广平府志》作樊水),谓为张公谨故里。不知何时又将一个无名土冢定为张公谨墓。殊不知文献中所说的繁水县是魏州一个县名,与邢州巨鹿县之繁(樊)水村毫不相干。

关于张公谨的籍属,《新唐书·宰相世系表》载其为“魏郡(魏州)张氏,世居繁水。”《旧唐书·张公谨传》亦载:“张公谨字弘慎,魏州繁水人也”。欧阳修撰写《新唐书》记载:“张公谨字弘慎,魏州繁水人”。可知张公谨“魏州繁水人”无疑。

张公谨生于隋文帝开皇四年(公元584年),卒于唐太宗贞观六年(公元632年),享年48岁。一生在官事迹均在隋末唐初。考繁水,隋县名。《隋书·地理》载:“武阳郡,后周置魏州,统县十四……繁水,旧曰昌乐,置昌乐郡。东魏废郡,后周又置。旧有魏城县,后齐废。开皇初废郡。六年置县,曰繁水。大业初废昌乐县入焉。”知繁水为隋开皇六年所置,属武阳郡所辖。繁水县建治历58年,到唐太宗贞观十八年省去,其地入昌乐。武阳郡于唐“武德四年,平窦建德,复为魏州,”“领贵乡、昌乐、元城、莘、武阳、临黄、观城、顿丘、繁水……十三县”③。《新唐书·地理》虽称魏州领县十四,却载贞观十八年省繁水入昌乐,二书是一致的。

考巨鹿,隋时亦有此县。《隋书·地理》载属襄国郡(今河北省邢台),“巨鹿,后齐废,开皇六年置南栾县,后废入焉”。未说巨鹿曾名繁水。唐初武德元年改襄国郡为邢州,巨鹿隶属。两唐书中的“地理志”均有记载,与上述吻合。隋唐之季,乃至后来的五代、宋、元各代,巨鹿均未做过魏州的属县。再则,按照历代修史惯例,州郡条下附县名,重要古镇及地理实体又附县名下。魏州条下有繁水县名,邢州条下则无,巨鹿县名下亦无繁水名。查唐时魏、邢二州四邻各州俱无繁水名。我们认为,张公谨非邢州巨鹿人,应是魏州昌乐人,两唐书不误。

关于张公谨墓,大名府(原魏州)郡乘邑志中不乏记载。明清以来,历代《大名府志》及各种版本的《南乐县志》均记载备详,“唐郯公张公谨墓在县(指南乐县)西三十五里王村堤西繁水城南”④。繁水城的具体位置,《南乐县志》亦载“在县西三十五里王村堤西,康熙中遗址犹存”。近年来考古发现证明,繁水县城即今南乐县西三十八里边马镇偏北无疑。与史籍所载相符。民国二十三年《大名府志》载,边马镇石桥侧有明代石桥碑记,上刊石桥四至,云:“东至仓颉冢,西至潘太师墟,南至葛贵戚庄,北至张公谨墓”。仓颉冢、潘太师墟、葛贵戚庄均可确指其具体所在,距桥最远者不过三华里。张公谨墓亦应离此不远,惜未留痕迹。《南乐县志》与《大名府志》所载可信。今巨鹿境内复有繁(樊)水张公谨墓(其是繁水,还是樊水,姑且不论),与史籍记载、地理位置均不符,其可信程度就值得怀疑了。

再看史书关于一行籍贯的记载,宋《高僧传·佛祖历代通载》称其为巨鹿人。此说无其他依据,纯以巨鹿县境内有繁水村及所谓张公谨墓而引申臆断。两唐书等称其为“魏州昌乐人”。考唐时魏州确有昌乐县名。一行与张公谨的关系已甚明,弄清楚繁水与昌乐的关系,问题就迎刃而解了。繁水、昌乐二县统属魏州所辖,隋时属武阳郡。《隋书·地理》武阳郡条载:“繁水旧曰昌乐……(开皇)六年置县,曰繁水”。《旧唐书·地理》魏州条载:“隋废昌乐入繁水。武德五年复置。”《新唐书·地理》魏州条载:“昌乐,望。武德五年置,贞观十八年省繁水入焉。”数语道破,繁水即昌乐,昌乐即繁水,隋唐之交,二县虽省置交替,实为一县,不可分割。昌乐即今南乐,五代后梁贞明二年,晋王李存勖因避祖李国(世)昌之讳改⑤。古代的南乐名人多以繁水人自谓。明魏广微、李从心、梁天奇,清赵培梓等皆其例。所以说,两唐书载一行为魏州昌乐人是对的,与其祖籍完全相符,至于误将张公谨定为巨鹿繁(樊)水村人,而由此产生的一行巨鹿人说也就是讹传了。

那么,一行巨鹿人说法的形成原因是什么呢?我们认为,除上述将魏州繁水县误认为邢州巨鹿县繁水村,而推断一行应是巨鹿人以外,大约还有一种原因,那就是宋《高僧传》成书之时,繁水已由昌乐改名南乐了。而巨鹿县城基于汉代南栾县城而置,后迭经省改,于隋开皇六年复置南栾县。南栾县的“栾”字,繁写为“栾”,而南乐的乐字繁写为“乐”字,“栾”与“乐”二字形相似而音相近,极易混淆,南乐与繁水是一脉相承的,南栾即巨鹿,而巨鹿境内又恰有繁(樊)水村,以故讹传。宋元以降,讹传未予更正,两说并行于世,形成一行“籍贯说”的混乱。

至于河南内黄人说,明《正德大名府志》内黄条中载有张公谨其人,其理由亦出自繁水,误将繁水作繁阳。内黄曾于唐武德四年析置繁阳县是实,但与繁水县是同时并存的两个县,二者不能混为一谈。还有持内黄说者,以一行曾皈依佛门到内黄某寺为僧作依据,力主一行内黄人说,这更不能成立。若照此推理,一行曾在登封嵩岳寺出家,又应是登封人了。故内黄说不足为信。

综上所述,一行(张遂)世系甚明,其本人是唐魏州昌乐,即今河南省南乐县人。

注:

①见李迪《从和尚到科学家》一书

②见《旧唐书·张公谨传》

③见《旧唐书·地理志》

④见清光绪《南乐县志·古迹》

⑤见史国强《南乐古城考略》载1983年《河南省考古学会论文选集》

 

附记:

《一行籍贯世系考论》一文原载《河北地方志》1988年第4期《域内丛考》栏。《中州今古》1989年1期《史料新考》栏曾予转载,文字稍有变异。后来,我主编《南乐县志》时,把此文收入第三十卷《志余与附录·史料考证·人物考》。《濮阳市志》又将本文收入附录,文字稍有改动。

《河北地方志》发表此文时,曾配发一行侧面胸像插图,依据邮票上的一行像摹画。同时,文前加有编者按,原文为:

编者按:释一行的籍里问题,至今诸说并存,未能定论。方今修志之时,对此问题严予考据,有助于澄清千载疑案,提高志书的科学性。从这一目的出发,我们于本期发表史国强同志论证一行为河南南乐籍的文章,欢迎各位专家及修志第一线的同志们进一步挖掘史实,以真正辩明一行籍里。

无疑,这是一篇旨在唤起专家学者们就一行籍里问题,展开争论的文字,所以,作者在文章发表以后,一直订阅《河北地方志》杂志,以期拜读与拙文辩论的文稿,但是迟迟未见。第二年《中州今古》杂志转刊,面向国内外发行,我一直留神,拭目以待。一年、二年、三年、四年过去了,仍未有争论文章出现,却见有人撰写一行生平及其在天文学方面的杰出贡献的文章引用了拙文的观点。

在撰写《一行籍贯世系考论》一文之前,我曾在《文物》杂志1982年第2期读到陈肃勤先生的文章,谈到一行世系问题,但对其中观点不敢苟同,遂撰写《也谈一行(张遂)世系》短文,不久在《文物》1982年第7期《读者·作者·编者》栏发表,原文为:

《文物》1982年第2期读者陈肃勤同志来信,对于一行(张遂)世系有所考证。唯据《旧唐书·张公谨传》谓公谨有子大象、大业、大安、大素,则可商榷。按中华书局标点本《旧唐书·张公谨传》原文为“长子大象嗣,官户部侍郎。次子大素、大安,并知名。”《新唐书·宰相世系表二下》“魏郡张氏”下与此同。可知张公谨共三子:大象、大素、大安,无“大业”名(编者按:开明书店版《二十五史》中《旧唐书·张公谨传》之大业,显系大素之误)。

又按《旧唐书·一行传》有:“一行从祖东台舍人大(误作太)素”及“族叔礼部郎中洽”之语。据《新唐书·宰相世系表二下》,洽为张大安之子。则大素、大安都不是一行祖父。一行的祖父当是张大象无疑。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